翟里门户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翟里门户网站>教育>教协?不如把名字倒过来念吧……
教协?不如把名字倒过来念吧……
更新时间:2019-11-05 17:54:12   浏览次数:1094
[摘要] 无独有偶,10月8日,香港理工大学一名教师因发表过严惩暴徒的相关文章,被学生包围禁锢5小时,不仅将其推倒在地,更对他轮番进行侮辱性批斗。其校学生聚集,要求校方出面发表声明支持学生,并谴责警方,由校方向

《掩蔽禁令法》实施后,暴徒们戴着面具在香港许多地区持续破坏数日。大部分地铁站设施和大量交通灯被毁,造成严重交通中断。

由于前天各区的交通情况,香港教育局提醒学生及家长在今早离开前留意交通消息及有关公告。它还建议学校根据学校机制采取应急措施,妥善照顾已返回学校的学生,与家长保持沟通,并提醒学生安全必须始终是首要前提,放学后尽快回家,不要在街上逗留或去可能有危险的地方,不要参与非法活动。

与此同时,教育局亦告知学校有多少学生戴口罩、旷课或不寻常休假,以及学校内是否有口号、静坐和唱歌等特殊情况。

消息一传出,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HKEAP)又跳了出来,质疑这种行为“让学校感到压力”,而“香港团结”副主席郑家郎甚至声称教育局收集的数据是用来结算后结算的,并煽动学生戴口罩回校表示反抗。

针对“教师协会”和反对派毫无根据的指责,教育局作出积极回应:“自本学年开始,教育局每天都与学校联系,了解学校是否有罢工要求和其他特殊事件,以评估学生的整体学习情况。报告戴口罩等异常情况只允许学校提供“小部分、大部分”等一般信息,而不需要精确的数字。我相信这不会增加学校的压力,也不会被用作收集个人资料的借口。」

我相信只要是正常人能够理解的,教育局的要求是合理、合理和合法的,就是保护学生,防止未成年学生参与非法活动。每个人都应该清楚地知道,任何学校都应该是一个安全的学习场所,不应该被用作表达政治要求的工具。

香港教育协会声称“增加师生压力”,要求学校停止报道,显然是为了保护学校中的“黄老师”和被“黄老师”洗脑的“黄学生”。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教育和研究协会前几天在脸书上发布了所谓的“呼吁未成年学生远离冲突现场”。然而,全文批评政府实施《禁止掩蔽条例》(Reguments on Banning Masking),仍未能谴责造成这种局面的黑人暴徒。

每个人都说香港的教育是病态的。事实上,问题的根源在于教学协会。

在香港,最近几个月发生了一系列涉及学生的暴力事件,学生成了所谓“抵抗”道路上的炮灰。从学生因涉嫌藏有危险品被捕的初期,到近日中五学生成为涉嫌殴打警务人员及被枪击受伤的暴徒,教育协会不但从未谴责他们,更为各地涉及的学生辩护,不断以各种理由帮助他们推卸责任,转移注意力,使“暴徒的年轻时代”成为常态。

许多教育工作者长期以来一致批评该协会的这种宽容态度只会鼓励学生暴力,并使更多的年轻人处于危险之中。

在某种程度上,校园里的“香港独立”是社会“香港独立”的温床。学生罢工,甚至上街参加暴力活动,使香港独立,这与学校里的“黄石”有直接关系。教学协会是“黄老师”的大本营和保护伞!“香港独立”在校园的扩散,是由教育协会控制的大量“黄老师”对学生进行长期洗脑的结果。

教学协会有多强大?毫不夸张地说,该协会有能力在香港教育部门发号施令。这是一个由香港大学、中学、小学和幼稚园教师组成的工会。它有近10万名成员,覆盖了香港几乎所有在职教师。它是香港最大的单一工会,也是成员最多的民主组织。

教育协会对香港教育的垄断也反映在立法会选举中。自界别议席设立以来,教育界的其他成员都是港同盟。协会的所有候选人都以压倒性优势获胜,票数是第二名的两倍多。

协会的历史、方向和领导人决定了它对“香港独立”的立场。自成立以来,其高级领导层几十年来一直由民主党成员主导。有人称教育协会为香港民主党的教育科。

协会首任主席司徒华是一位香港民主派人士,他比李柱铭更有地位,致力于“民主”运动。现任监事会主席潘天慈也是香港职工会联盟(CTU)主席。这个工会的主席是著名的香港独立活动家吴敏儿。

(潘天慈,教育协会监事会主席)

可以想象,有近10万名教师加入了这样一个协会。这会给香港的教育带来什么?

自“反修正主义”暴乱以来,该协会利用大量“黄老师”来鼓励未成年学生在暴力前线充当政治炮灰。不久前,协会会长张瑞辉甚至公然煽动学生不要去上课参政,说“他们有权表达政治观点”和“老师希望他们实践”...

教学协会的各种行为直接使学校的教职员工成为受害者。前天,荃湾保良局姚连生中学成了战场。数十名蒙面学生和校友对学校处理“列侬墙纠纷”事件的结果不满,发起了令人发指的暴力行为,包括涂抹校园、监禁工作人员、用铁棒堵住学校大门、用激光笔、砖块、油漆罐、垃圾桶等攻击工作人员。

同样,10月8日,香港理工大学的一名教师因发表了一篇关于严惩暴徒的相关文章而被学生包围并监禁了5个小时。他不仅把他推倒在地,还反过来批评他。之后,老师向旺角警署报案。

你还记得那个被枪杀的18岁学生吗?他们学校的学生聚集在一起,要求学校发表声明支持学生,并谴责警察。学校向政府施加压力。然而,学校说“受伤并不意味着做了正确的事情”,校长被学生包围并辱骂。

上月,香港浸会大学的学生假扮记者参与暴乱。这所大学的学生指责校长没有任何实际帮助,迫使学校谴责警察,砸碎校长办公室的门窗。校长和老师被学生包围并辱骂。他们不敢说话和反驳,担心如果他们不同意,学生会打他们。

这样的例子在香港经常发生!哪里有对老师的尊重?哪里有礼节和正直?被洗脑的学生陷入了扭曲的狂欢节。他们想推翻学校,赶走任何不同意他们的教职员工,管理自己的事务!这一幕,似曾相识...

香港教育部门一直在努力防止学生卷入这场风暴,但教育协会及其“黄师父”一直在煽动和保护参与骚乱的学生。这真是“教育工作者”神圣称号的耻辱。毫不夸张地说,“教学协会”的黑手不仅摧毁了香港的一群年轻人,还将香港的希望和未来推向深渊。

以这种速度,恐怕“教学协会”这个词只有倒着读才更合适...

来源:微信的公开地址有很好的理由。

过程编辑:王宏伟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

上一篇:山水画家马成骏和书法家宋瑞泉的书画联展,明天在青岛市文化馆开
下一篇:洛阳交警在路边捡到一个文件袋,里面竟然装了200万……

相关